过气梦百写手。缺少恋爱脑产出。懒,只写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是刀是毒写出来爽了就好,欢迎马戏团同担。

我一点也不喜欢神灵或是什么圣者…
只有凡人才是值得钟爱的。

让人鱼化作泡沫吧!
让王子的雕像被毁坏吧!
如同少女所拥有的惊世才能一样。
于阴影之里,她将那些她曾拥有的撕毁,烧尽,投进水中。
她终于明晰了——
那是嫉妒。
如同平日一样,少女向她奔来。
而她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,在拥抱之时将剪刀刺进了对方的脖颈。
她看到那些狂热的信徒终于散去,她再次拥有了曾获得的一切。
她站在高台之上,狂欢者们在下面赞颂着她的名字。
而她抬头,看见了天际里的那颗闪耀着的星星。
于是她一跃而下,投入了映照出同样景象的河面里。

她只是受到褒奖与赞誉的凡人,却遇见了神灵。
“是神灵杀死了我。”
“我从未杀死过神灵。”

若是少女永远也不为世人所见——
她这么想着,打造出了纯金的囚笼。
锁上笼门,盖上笼布。
少女便成了她一人的神。
她向因为寂寞而哭泣的少女微笑,她亲吻着对方的发丝,将赞美烙印在少女的骨骼里。
直到冒失的外来者将笼门开启,放出了少女。
立于日光之下,少女终究成了世人的神。
少女的存在终究成了她的阴影。

上天赐予的天赋是如此令人嫉妒。
那些奇诡的构想多么绮丽啊——
她看到少女无忧无虑地微笑着,向她展示着自己的一切。
那是未被世人发现的遗世之作,她知道。
比她所拥有的美上千万倍,却无人问津。
她怀抱着自己小小的庆幸,对少女报以虚伪的微笑。

Jealous.

月球吕陈(靠

吕布一个大男人每天都在看星星。
“你在看什么?”
“我在看我家军师什么时候落下来。”
“…落地的那是卫星,不是天上的星星。”
吕布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抬头看星星。
小时候他娘和他说过,人死了以后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。
卫星是什么他不知道。
但是陈宫是很厉害的军师,所以卫星大概说的就是很厉害的星星吧。
很厉害的星星的话,大概都要很久很久才会落下来吧。
今天的吕布,依然在抬头看星星。

其实不擅长写小孩子之间的嬉闹与感情…大概是从小就没有体会过的原因吧。
花朵,糖果,雪,阳光…看起来充满了甜蜜的词汇只有处于现在的年纪才让我感觉幸福,对于曾经是小孩子的那个自己来说反而非常麻木。
糟糕的小孩子最后长成了完全不一样的大人。
虽然还是足够差劲。
所有的变化与成长都发生在十几岁的时候,在此之前的人格没有丝毫意义,只是遥远回忆里陌生的自己而已。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大概还是想回到两三年前,什么都不变,只想再经历一次。童年的话,就一直保持在不那么美好不那么留恋甚至迟早淡忘的状态就够了。

【王室组】风雪

失踪人口回归...


王室组。

主线终章剧透有。

私设白哥哥名light。


寂静的空间,冰冷的温度,除了昏黑以外别无它物的天空。

这是世界的终焉。

像是噩梦一样的不真实——

注视着这一切,有些恍然的少女,紧紧地攥住了手中光芒已然黯淡的指环。

直到自手心之中传来的,由尖锐的宝石棱角所带来的疼痛感将她唤回现实。

她仍存活于这个世上的现实。

而一直以来庇护着她的,与她为伴的那些人的存在却已经消弭了的现实。

某种温热而晶莹的液体从少女的脸颊上止不住地滑落。

“不要哭。”

有非常遥远的声音传来。

“不能哭。”

是男孩子的声音。

“要成为坚强而出色的女性啊。”

声音...

痛苦又不安…失去了那个时候的心情和感觉了………一直一直都没有了………………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糟糕的情况啊………………太糟糕了我不愿意承认啊

Guido, happy birthday.

1 / 17

© weirdA | Powered by LOFTER